top of page

「疫」流而上.竭盡所能 /梁子勇

已更新:2023年4月17日



原訂,3月前赴黃金閣的周年大會暨畢業禮,怎料申請簽證被拒,各項鋪排都得煞停。這實在叫人有點失望!這個盛會除了可以認識及支援散佈於數十據點的教牧校友及工場外,還藉敬拜信息、祈禱分享,互相鼓勵挑旺,更是讓海外肢體掌握契機,配搭共事的宣教禾場。

及後,欣聞恢復落地簽證,雖然周年大會已取消,但是仍可安排向教牧校友及神學生教學,遂即訂機票。當時香港的疫情已開始嚴峻,料想回港之時,會更惡劣!為免在第三國轉機增添變數,遂買了通宵機程且偏貴的航班機位。內心也暗忖:或許回程之時,要家居隔離或滯留當地,甚而染病異鄉也未可料。畢竟主沒有應許無風無浪,反倒明言:要背十架、入狼群、遇逼迫、有苦難;只是應許: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打倒了,卻不至死亡。


在宣教工場教學,本來就是我的負擔。工場缺乏資源,神學生易迷信專家答案,陷於抄襲複述的遺傳神學,不去踏實研經,依循規範,結果昧於真理,被很多似是而非、相對合理的言說弄得信仰支離破碎,淪為宗教。往常3月,大會編排緊湊,未許教學,今次能有契機,心裡倒是喜孜孜地帶着感恩、倚靠,踏上這行程。

到埗,除獨處外,教學、證道、約見、探訪,皆戴上口罩;當地哪怕有感冒徵狀的,都無一人戴口罩。也許真如他們引述,當地人抗疫力高,又或檢測數據不足、病例透明度低,然而,從客機到機場,會接觸不同國籍人士,為免成為播毒源頭,定要以審慎自律為上;況且,如此方可對自身教會有所交代。

感恩,一周完結,有香港宣道差會黃金閣工場專職同工彭國良牧師前來支援,令我不至單打獨鬥。因着他的人脈和經驗,廣收資訊,得悉航班或會延誤取消,便順利更改航班;大小事情都得他提點關心,既貼心,又安心。

回港,正要強制家居隔離,期間家父病危入院,無奈,只好凡事交託。感恩,家人及兩位妹夫都盡心竭力,一起關愛、商議如何讓家父得着最好的治療。因着家父病情嚴重,曾兩度終止施手術的安排。感恩終獲衛生署准許,於家父在世最末一天的凌晨時分親身探望,與他傾談;孰料當日下午,他便離世,返回天家。


禍福,誰來定界?豈是你我能識透?保羅於使徒行傳20章24節勉勵以弗所教會的領袖:「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於這末世,抓緊事奉機會,以免在這去而不返的歲月蹉跎。田徑運動員在衝刺的時刻,最需要提勁發力,甚至竭盡所能。這是我從老爸身上所看見的。

在這多災多難的末世和疫情中,求主的靈激勵我們,幫助我們不退避,不放緩,在各處各方高舉主的名,熱切冀盼祂的再來、祂的國度臨到全地!阿們!


5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