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不斷線的風箏/劉月明


宣教士被教會與差會聯合差派往宣教工場,就如風箏被放到上空,若沒有一線牽着,或是絲線斷裂,風箏就很容易失落、失聯、失蹤和失去支持,甚至陷入危險的境地!


差派者的關顧

Kelly O’Donnell編修的Doing Member Care Well一書,可謂宣教士關顧課題的重要教科書。作者提出一個簡單而合乎聖經的「宣教士關顧實踐解說圖」(圖1),指出宣教士關顧可分為5個層面:由內而外,第一層面,也是核心,就是「主的關顧」(Master Care);第二層面「自我關顧」(Self Care)和「互相關顧」(Mutual Care);第三層面是「差派者的關顧」(Sender Care),就是教會和差會;第四層面是「專業關顧」(Specialist Care);第五層面是「網絡關顧」(Network Care)。


筆者首先談及「差派者的關顧」,也被稱為「關顧事奉的供養者」(Sustainers of Member Care),因為這牽涉「差傳鐵三角」的關係——宣教士、教會及差會(包括工場及接待機構的支援同工),他們的關顧是長線的,由宣教士招募至退休為止,涵蓋整個宣教士的生命週期(life cycle)各階段的需要,可謂與宣教士共同進退,不離不棄!這不是小撮代表的關顧,而是整個教會和差會全體的關顧和支持,因為宣教士是代表着教會和差會被差派出外宣教,猶如士兵被徵召出外行軍,後方應全力補給和支援。


持續而有系統

因此,教會和差會需要與宣教士有持續的關係和有系統的關顧。除了對宣教士作出定期的禱告和經濟支持外,更需要真誠的交往和同行,理解他們在不同任期、回港述職、回歸和退休的需要和安排。而在宣教士心目中,主任牧師或堂主任的牧養和關懷也很重要。事實上,主任牧師或堂主任在差傳上是「靈魂人物」,責無旁貸。談到「退休」的安排,也是迫在眉睫。根據2019年的統計,未來5年,香港600多位宣教士中,將有78位達退休年齡;[1] 而2024年也是本會宣教士退休的高峰期。我們不是說宣教士享有優惠和特權,事實上,在一般情況下,宣教士長年在外,未必有自己的物業和積蓄,所以為他們提供過渡性的宿舍是很重要的。本會正積極籌建「老圍宣教人員宿舍」及「錦田靜修恩園」,極需大家一起參與。對回歸或退休的宣教士而言,教會和差會的「歡迎慶典」(Welcome Back),以及於過渡期繼續同行和支援,對他們的適應和重投家鄉生活是相當重要的!


教會與差會互補

對前方的宣教士而言,他們的後顧之憂通常是未信的家人,特別是年邁的雙親。因此,本會組織了「宣教士父母關懷小組」,招聚有愛心和成熟的義工,定期製作寄送節日賀卡給宣教士父母,分組探訪關懷他們,相約茶敘,舉辦外遊活動等,讓他們感受到被關顧和體會耶穌的愛,並等候時機引領他們歸主!如果教會也能組織關懷小隊,更細緻地關懷宣教士父母的需要,與差會互相補足,相信果效更佳!


不忘宣子的需要

宣教士關顧者也不可忽略宣教士子女(簡稱「宣子」)的需要。但相對於宣教士,關懷宣子是更困難的,因為他們年紀小,自幼在工場長大,對香港的教會並不熟悉,比較難建立深交,相反地,父母是他們最重要的同行者。許多時候,教會和差會都是透過支援宣教士來表達對宣子的關懷,例如宣教士回港述職時,宣子就學的安排、宣教士在工場「家教」(Home Schooling)所需的支援、支持宣教士前往「宣教士子女寄宿學校」探望宣子的旅費,以及支持宣子到外地升讀大學的所需(無息貸款)等。宣子被稱為「第三文化孩子」(Third Culture Kid, TCK),他們傳承父母家鄉的文化,在工場土生土長,或再到工場以外的國家升學,所以長大後,主要操另一國家(或多國)的語言,可能選擇留居工場或移居升學的地方,即使回歸家鄉,也可能到其他(語言)的教會聚會,鮮有投入父母的教會(差派教會)。如果能有牧者、年青人或主日學的老師(過去曾在「宣教士子女寄宿學校」任職的宣教同工)願意用祈禱守望宣子成長,並建立長遠的友誼關係,對宣子的成長或將來的回歸,都是很重要的預備和支援。


從上述所見,關顧宣教士的範疇可深可廣,方法多樣性,筆者只是拋磚引玉。有些教會在這方面也許有不少「實戰」經驗,歡迎你們電郵來差會分享交流(hkam@hkam.org)。關顧宣教士除了有助預防宣教士流失,或從另一角度參與大使命之外,宣教士也是我們的代表、家人、同工和伙伴,所以我們也要彼此相顧(愛惜),激發愛心,勉勵行善。(來10:24)


[1]2019香港教會差遣宣教士統計簡報〉,香港差傳事工聯會,2020年8月。2021年11月1日存取,https://hkacm.net/2019-missionary-stat/

1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