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何義思——神掌管明天 (1,370字)游志豪



何義思教士(Ruth Howe Hitchcock, 1892-1984)生於美國加州,一生深受母親的影響,她曾寄了一封短簡給80歲的母親:「還記得嗎?1913年的春天,你提議我到中國去旅行,以便轉換一下兩年來的大學生活。雖然在當時我覺得十分煩惱,……不過,現在我卻明瞭那是一次非常值得的轉變。要是沒有你的那封信,我將會變成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人了。」[1]

因著母親那一封信,1913年11月,20歲的何義思便出發到中國,要明白神的旨意。儘管當時她內心痛苦地掙扎,但她最後也選擇順服神。何義思要到中國傳福音,因她實在深深愛着那裡可憐飢餓的人,她恨不得把美國每個真正的基督徒都喚來,一同搶救靈魂!

官山拓荒

1915年,何義思終於到了中國,在西樵的官山正式開展福音工作,她用了5個月學曉廣東話,並馬上開始個人佈道;1917年,從美國度假回來的她,更開辦「花邊館」(花邊工藝廠),教導一些女子及年老無依的婦女織造西方女士衣服使用的花邊,讓她們自食其力,接受普通教育,認識福音,學習真理;1921年,她更興建禮拜堂、開設佈道所、辦孤兒院和學校等,幫助困苦的人。[2]

心急如焚

1937年,日本侵華。翌年10月,日軍攻陷廣州,生命財產的損失無法估計;同年12月,日軍到達官山,情況嚴峻。當時,何義思身處美國,正參加雙親的金婚紀念慶典,但她心裡恨不得立刻飛回官山,與情同骨肉的中國弟兄姊妹在一起。那時,她深明要年屆83歲的父親同意她回到烽火連天的中國,實在困難,他們唯有每天禱告交託,深信不論是戰爭或和平,最安全是行在神的旨意之中。

1939年2月,何義思再到中國。臨行時,她與父親緊緊相擁,因彼此明白不可能在世上再見了,但他們深信,將來必在永遠的家鄉相聚。雖然何義思離開了官山只有數個月,但重返時發覺那裡已面目全非![3]

赴湯蹈火

同年5月15日,希伯崙會難童救濟院成立,數以百計的孩童獲得幫助,很多飢渴的心靈得著基督的滿足,這事工也成為差會的主要工作。何義思冒著生命的危險,走過烽火大地,甚至站在死亡的邊緣,盡全力搶救那些距離地獄只有半步的靈魂。[4]

心繫中華

1945年8月,日軍投降,歷時8年的戰事終於結束!10月初,當過去4年在難民中間流離的何義思再次返抵官山老家時,所有人都極興奮!當時,由於經濟不穩,周圍仍是廢墟一片,何義思及同工決定,先全力發展傳福音的工作,暫時擱置其他事務。[5] 1949年,中國局勢混亂,美國領事館通知所有美國公民須撤離中國,何義思便到香港長洲暫居,之後返回美國。在撤離初期,她以為幾個月便可重返,結果美夢幻滅,但她仍渴望與中國的孩子保持聯絡。[6]

影響深遠

之後,何義思除了獲邀到建道神學院任教之外,也於1956年與一群來自官山希伯崙會的肢體,在九龍借用地方聚會,並於1962年正式成立教會,自置堂址,按立第一位牧者李非吾牧師。1972年,希伯崙堂更成立差會,差派更多宣教士至世界各地,影響極為深遠!

何義思坦言,在1913年前往中國時,她作夢也想不到,故事的「結局」,竟是造就了一間能夠自立自養、不斷發展增長、滿有差傳異象的中國教會!她深信,掌管明天的神始終眷顧着屬祂的人;從亙古到永遠,從耶路撒冷直到地極![7]

[1] 何義思著,李思敬、盧詠儀譯:《誰掌管明天》,修訂五版(香港:宣道出版社,1987),頁161。 [2] 何義思:《誰掌管明天》,頁16、18、20、24-26、28-29、34。 [3] 何義思:《誰掌管明天》,頁95、97-99。 [4] 何義思:《誰掌管明天》,頁107、112。 [5] 何義思:《誰掌管明天》,頁143-145、147。 [6] 何義思:《誰掌管明天》,頁156、158、160。 [7] 何義思:《誰掌管明天》,頁162-164、166-167、236。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