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多姿多彩的TCK生活/黃揚恩


女兒希言7歲時,跟隨我們來柬埔寨金邊宣教,現已10歲了。我們在出發前,一直鼓勵她宣教路就像歷險旅程,每天都有新的事物,意想不到。身為TCK(Third Culture Kid,第三文化孩子),她將會有一個不一樣的童年。


以前在香港,農曆新年時,希言有份參與預備賀年攢盒,內有傳統的瓜子,又有日本的綿花糖和歐洲牌子的朱古力。這種港式攢盒好比身為TCK近3年的她——夾雜着香港、柬埔寨及西方文化的特色,帶給父母不少驚喜,當然也有挑戰!


柬埔寨的她

希言自小喜愛動物,來到柬埔寨便連帶愛上收集昆蟲了;我們家中養了兩頭小貓,也像是她捕捉昆蟲及小動物的好助手,往績包括:小鳥、青蛙及壁虎等;家的對面有一個小湖,她也會間中在湖中捉蝸牛回來觀賞。疫情前,我們到過最遠的郊外旅行,就是本地同工Uncle Sarin的家鄉,那裡是希言的樂園,有兔子、小雞、小鴨,還可以釣魚!上次慶祝生日,她也邀請了4位女同學一起去動物園看動物。這種娛樂,在柬埔寨隨處可尋;即使在金邊市,在馬路旁見到牛、水牛、羊、雞、鴨,也絕不為奇。


柬埔寨人情味濃厚,剛搬入這屋苑時,鄰居的兒子能說流利英語,更帶了其他鄰舍的孩子來我們家玩耍。這些孩子除了是希言的玩伴,也助我們這家外來人在鄰舍中開了一扇門,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希言另一位好朋友,是另一位本地同工Philip的女兒Rattanna。她們的感情在首次見面時便建立了,往後,主日在教會,崇拜後就是她們的相聚日,有時候,希言跟着Philip一家;有時候,也來我們家。希言因此又認識了Rattanna的鄰舍,也跟着Philip一家體驗不少柬埔寨人的家庭日。


有甜,當然也有苦。希言仍未能完全適應在沒有冷氣的餐廳用膳,以及投入全柬語的教會生活,這也是TCK很普遍面對的困難。


西方文化的她

雖然柬埔寨仍是個落後的國家,但因着互聯網的發展,整個國家(特別是金邊市)已先進了很多,經濟急速發展;在物質方面,有很多選擇,例如:不少餐廳在供應柬式食物如米飯時,也有西式漢堡可供選擇;現代百貨商場愈來愈多,超市食品種類來自各地;最新的荷里活電影也同步上映。


希言在基督教國際學校就讀,校內學生大部分是宣教士子女,老師和同學以英語溝通。初來時,因學習環境氣氛大致與在港時相近,她第一天便愛上了上學,又認識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好朋友;她的班別被學校稱為「聯合國」,20個學生來自10個國家,十分精彩!宣教的生涯,變幻是常態,很多的歡送,又有不少迎新,更有些回了家又再回來。當好朋友離開時,希言會傷心,我們總給她一個美麗的願景:她長大後,只是探朋友已足夠環遊世界,還不用租住酒店呢!


當同學來自不同文化背景,難免有比較;有些文化的父母管教較寬鬆,令她對我們管教上有些執著之處不滿,這時候,我們便要多花唇舌讓她明白和了解。


香港的她

差不多3年沒有回港,平常唯一跟香港的接觸點,就是身邊常見的宣教士;最近,希言忽然思鄉,比我們更甚:時而羨慕班上有同學可以母語說秘密,時而掛念在港親人朋友;身體疲累不適時,她又會想起在香港的美食——魚肉燒賣及西多士。我們一家都期待當香港防疫政策再寬鬆時可回港,希望讓希言的根被滋養,然後回來繼續投入其多姿多彩的TCK生活。



37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