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專訪梁志雄伉儷——因事奉而結合/ 林秀芳



梁志雄、朱秀卿宣教士伉儷,自1988年踏上全職宣教的服侍,在英國工場曼徹斯特(簡稱「曼城」)開荒佈道,建立教會,於1997年加入本會,先後建立了曼徹斯特宣道會、曼徹斯特宣道華語團契、英國華人宣道會聯會、曼徹斯特宣道中文學校、利茲宣道會及國際宣道會等;2016年,獲本會調任回港,參與本會宣教士訓練事工、本地與海外堂會及神學院的訓練事工,以及開拓德國工場,與此同時,梁牧師繼續哲學博士論文的研究,主要研究運用語言學解釋耶穌神國的教訓。


對他們夫婦而言,今年是特別的一年,因為4月是結婚40周年的日子,5月則是在本會約滿榮休的日子。回望這35年的全職宣教職事,婚姻是重要的一環,他們從結識到結合,都與事奉和宣教有密切的關係。


曼徹斯特相遇

梁志雄牧師在5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一,年輕時,家境清貧,弟妹讀畢小學後便沒有機會讀書,中學階段在夜校就讀,他則在日校英文中學完成中學階段,並升讀大學;修讀大學時,需於課餘當兼職。他19歲信主,後來離港到英國曼徹斯特大學進修,參加了剛成立不久的曼城華人基督徒團契,初時只有10多人,當中,信主只有1年多的他獲邀負責推動及組織帶領查經聚會;兩年後,已增至100多人,他除了負責帶領查經外,還要訓練別人帶領查經,以及為所有新參加者編排組別。


另一邊廂,梁師母從柏立基教育學院畢業後,任職教師3年,教導有聽障或弱聽的學生,當時由於香港沒有這方面的專業課程可進修,結果她獲任教之學校推薦,考獲政府的獎學金,到英國曼徹斯特大學進修為期1年多的課程,並在參與曼城華人基督徒團契時與梁牧師相遇。


一切從事奉開始

梁師母對於首次與梁牧師見面的一幕非常深刻!當時團契有迎新活動及分了8組查經,其中一組主題是事奉,她很想投入團契事奉,所以便報名加入那組。她憶述:「查經當日,場地原來是梁牧師與幾位男生一起租住的私人學生宿舍,我到達時,只有我跟他,等了全晚,另外7位組員都沒有來,原來他們都忘記了!場面很尷尬!」那晚他倆一起唱詩查經,彼此認識了。


翌年,梁師母將近完成課程,在離開英國前參加了一個退修會,神呼召她全職事奉,她答應了;原來神也呼召同場的梁牧師,他也願意全職事奉神!


短宣進深了解

那年暑假有為期兩個月的北歐短宣,大會編配了不同組別,包括:德國、荷蘭、挪威和瑞典。梁牧師和梁師母各自報了名,但竟被編在同一組!那組有5位組員,兩位是來自美國的夫婦,一位已有女朋友的單身弟兄,剩下就是梁牧師跟梁師母。那兩個月,他們倆很密集地相處,更深入認識了解彼此的性情及各方面。然而,她沒想過跟他拍拖,因她將要離開,而他的課程尚有1年。她返港後,沒有再與他來往。


神已預備結婚對象

大學畢業後,梁牧師向耶穌求問工作的方向,耶穌常呼喚他去做祂的工作,他坦言因家裡經濟壓力難以做到。返港後,神讓他找到很好的工作,但父親卻想他加入政府工作。若加入政府工作,他的薪金馬上會增加25%,幾年後若考獲牌照,便可擔任高級工程師,還可以自行開設顧問公司。他很掙扎並跟耶穌說:「若我去當公務員,便一定不會做宣教士了。」耶穌卻對他說:「你不要做公務員,你做我的工作。」掙扎1星期後,梁牧師婉拒了父親。


後來,患了長期腎病的父親因病情轉差入了醫院,不久便離世。梁師母得知世伯的消息後,便與一班從英國返港的相熟弟兄姊妹一起出席世伯的喪禮。


一個月後,梁牧師和梁師母在一個為歐洲祈禱的聚會中再遇,相熟起來。當時,有另一位弟兄追求梁師母,於是她跟上帝說:「我真的不知道哪位弟兄是祢為我預備的,我向祢求兩項印證:一,第一個向我求婚的弟兄,我就嫁給他!二,請祢藉第三者告訴我,我應該嫁給誰!」


父親離世後,耶穌大大感動梁牧師要盡快去修讀神學裝備做宣教士。當他嘗試向弟妹提出會考慮去修讀神學時,遭到家中弟妹強烈的反對,但他後來仍然開始在中國神學研究院(簡稱「中神」)修讀晚間課程。


有一次,一班弟兄姊妹在香港聚舊,當中只有梁牧師和梁師母兩人想全職當宣教士,於是他們相約到中神宿舍探望曾於英國當他們導師的鄭牧師,請教修讀神學和當宣教士需要甚麼裝備等事宜,因他曾當過宣教士。準備離開宿舍前,鄭牧師突然問他們是否正在拍拖,他們馬上尷尬地否認,但鄭牧師對他們說:「你們兩人的背景、學歷、蒙召、異象都相同,你們拍拖吧!只有這樣相同的配偶,才能在宣教路上走得遠。事奉神的人,一定要二人同心,像我跟太太那樣。」他們聽後都呆若木雞及無奈,但鄭牧師建議他們回去考慮。


梁牧師那時仍不敢拍拖結婚,因自己前途不明,家裡經濟壓力很大,拍拖即要多照顧一人,他沒有這能力,但耶穌提醒他要去找同心事奉的好對象,經濟方面祂會預備。後來,他跟一位牧師分享自己的處境,對方竟鼓勵他把握機會展開追求!經禱告後,他趕快邀約梁師母,並提出求婚!他坦言:「要找一個能同心去宣教的人,真的不知道哪位是適合的,神既已預備合適人選,我要衝破自己的限制!」


梁師母憶述:「我後來才知道當時他沒有對象,而我是有對象的,但上帝給我兩個印證:一,神藉鄭牧師親口建議我倆拍拖;二,他很快邀約我,還未拍拖他已經問我:『你是否願意嫁給我?』這與我之前向上帝所求的兩項印證吻合,我便答應了,並馬上與其他有機會發展的對象中止關係,因我清楚知道是神帶領我們在一起去服侍。」


母會肢體經濟支持

當時雙方家人都未信主,也反對他們踏上全職宣教路,但他們的連合,卻成了一股力量,能抵抗一切反對的聲音。然而,仍要面對實際的經濟問題。梁牧師的弟妹已長大,可以照顧自己,但他仍要奉養外婆及母親,經禱告後,他與母會弟兄姊妹分享,他們竟承諾,從他修讀神學時開始支持他奉養母親的經費!感謝神,他跟母親承諾會繼續奉養她後,她便安心;看見梁師母也支持他,她便不再反對了。


梁師母很感激那20多位肢體支持梁牧師母親生活費:「由他們承諾開始,至她離世,共支持了20多年!每年他們都收集奉獻給我們。若不是他們的愛心,我們走不到這條宣教路!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往後數十年,神恩待雙方的家人,他們逐一信主。


融合不同完美配搭

這數十年來,梁牧師夫婦在婚姻裡一起承擔宣教工作,不斷磨合,雖然他們性格迥異,但神使他們成為完美的配搭:他很理性,她則很感性,當她關懷別人太貼身時,他能助她抽離;他不懂照顧自己,但她擅於照顧別人,對他和一對子女照顧周到,並善用從前接受教育和家政方面的訓練,培育子女及料理家務,讓忙碌事奉的他全無後顧之憂。


共建神國沒有遺憾

梁師母驚嘆:「上帝一早知道未來,所以帶領我們結婚,使用我們同心去做前期的工作,向英國的華人傳福音和建立教會。近年BNO的移民潮,讓我看到我們與全部同工昔日努力建立的教會,今日好像一個網,把上帝的兒女圍聚在一起,讓現在的同工在這根基上繼續擴展上帝的工作,同時令很多從香港去的移民到埗後得到益處。這就是我們真正的賞賜!上帝帶領我們的婚姻很美滿,我沒有遺憾了!」梁牧師鬼馬地回應:「有(遺憾)!相識得太遲!」

3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