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從馬島轉往馬交/盧美娟



感謝主,在我這個年紀仍然使用我,給我機會、勇氣和一顆願意的心,轉往新的地方看神的作為,跟向來不熟悉的同工和不認識的弟兄姊妹,一同在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澳門(Macau,又稱「馬交」),一同走在恩典路上。


離開馬島

去年,因為疫情的緣故,我跟隨差會的指引,於8月底輾轉從馬達加斯加(簡稱「馬島」)回到香港,提早了半年進行第二期述職。

在疫病的威脅下,我要決定離開服侍了5年的弟兄姊妹和留在工場的同工,心裡有千萬個不願意和捨不得,但我聽到神的吩咐:「聽命勝於獻祭」,我知道在那個時候離開馬島是神清楚不過的旨意。最後,我帶着「掛心」和「疫情過後,我會回去」的期望回到香港。


迎接新的挑戰

返港安頓後,我跟差會商討前面的方向。差會讓我看見澳門工場的需要。

在述職期間,我接受差會的安排,於11月1日出發到澳門工場3個月,親身感受工場的環境,尋求神在這事工上對我的心意。

在工場的第一個任務,是獨自走在澳門街頭,感受澳門這個地方。我一邊走着,一邊問神:「你要我在澳門看見甚麼?我來澳門做甚麼?」

在澳門工場兩個多月,我在3間宣道會中講道和主領聖禮。我跟同工互動,一同禱告;跟弟兄姊妹交流,探訪未信的朋友,以及服侍長者。


上帝早已預備

我認真地考慮差會的調職建議,並於過程中發現:


(1)在出發到澳門之前,神已經告訴我,馬島的服侍已到了一個完結的階段。在澳門的這一段日子,神幫助我確認了這一個事實。感謝主,過去幾年在馬島有愉快、珍貴的學習和服侍,我會繼續記念馬島的需要,期望以後能有機會帶短宣隊到那裡服侍。


(2)我記得當年我考慮離開牧養了17年的母會去宣教時,神曾經告訴我,祂是所有教會的主,可以調動工人去不同的地方。當時也有牧者問我是否一定要去馬島,差會是否可以安排我去其他工場?我當時回應:我在馬島受到去宣教的感動,我當然會想去馬島,但如果差會有其他安排,我會接受的,因為我知道差會不會害我,而我也知道差會看顧所有工場,知道各工場的需要。感謝主,在我踏上宣教工場時,神已經讓我知道並深刻感受到,神是主,可以調動工人;我是差會的宣教士,差會也可以按需要提出調派的建議。感謝主,祂於6年前已經預備我面對有調動工場的可能性,幫助我面對和勝過轉變帶來的情緒波動。


(3)神的時間安排很奇妙!因為差會後方的需要,澳門工場主任吳金煌牧師會於數個月後調回香港,屆時澳門工場就欠缺牧師主領各項聖禮。差會同工切切為這情況禱告。我有「牧師」的位份,是為了當前的需要嗎?如果我接受差會的調職提議,經過各項安排,我可以於3月到澳門服侍,時間不是恰好嗎?


(4)澳門工場的福音需要。石排灣區有一個龐大的公屋群,當中住了許多長者和基層家庭;雖然政府讓他們食、住無憂,但當我們接觸他們多一點後,就會發現他們仍有許多的眼淚,這點觸動了我:他們需要耶穌!每次在他們當中看到或知道異端又出現,要誘拐他們隨從,我就扎心!神在這裡使用我嗎?


終於,我於2021年3月16日踏入澳門,開始我新一期的宣教服侍!願主的心意在我身上成就!



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