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柬埔寨:學生宿舍服務/ 簡家傑


多年來,大學生宿舍是柬埔寨一項熱門的事工。不少金邊的教會都會設立宿舍,接待那些在家鄉高中畢業、前來首都金邊唸大學、在這裡無親無故、經濟有困難的學生。柬埔寨是個佛教國家,過去,這些青年很多都會投靠佛廟。教會提供宿舍服務給大學生,便可以有4年穩定地向全國這些精英學子傳福音,甚至進行門徒訓練,裝備他們成為教會未來的領袖;另一方面,學生白天在外上課或做兼職,晚上回來席地而睡(柬人文化),教會開辦宿舍的成本不高,只需租個房子,提供簡單設施,聘請一、兩位同工便可。通常教會只會象徵式收取宿生費用,補貼宿舍的水電開支。宿舍服務可說是回應社會需要、符合成本效益、甚具策略性的福音事工。


福音果效

筆者有機會於2006年至2017年在柬埔寨宣道會金邊堂旗下的男大學生宿舍服侍,經歷過這項事工的全盛時期。宿舍的舊址寬敞,宿生人數曾經高達30!每年招收新生(平均5、6位)都是由舊生介紹他們的鄉親申請,宿位供不應求。其中10年,宿舍每年都有宿生受浸;好幾年甚至有近乎10人!宿舍每周有3晚查經或禱告聚會,查經由宿生輪流帶領(每次有預查訓練),以至他們在4年住宿期間,可以有系統地查考新舊約主要書卷一遍。宿生也會參加金邊堂的青年主日學和周末團契聚會,並協助兒童主日學及教會大小事務。


此外,金邊堂歷任的幾位半職幹事,絕大多數由宿生擔任,甚至教會現時的堂委小組,也有早期畢業的宿生,有些則成為其他教會或基督教機構的領袖。差會在金邊的另一間教會宣道會宣恩堂也是如此,教會的幹事、堂委,甚至現時的實習傳道同工,都是來自旗下女大學生宿舍的學生或畢業生。宿舍不單成為福音橋樑,也是門訓基地,是教會培育同工和領袖的搖籃。雖然不少宿生畢業後遷出宿舍,同時離開教會,但不能就此抹煞這項事工所帶來的得益和果效――福音始終傳開了,訓練也做了,唯有求神叫這些宿生心裡的道種在適當時候再次生長。


市場變化

然而,自從金邊堂和男大學生宿舍於2012年搬往全新的房子後,宿舍收生反而開始遇到困難。新址的地方較從前狹小,只可容納宿生20人,宿舍卻收生不足,即使透過友好的鄉村教會及舊生在社交媒體推介,每年只有幾位申請者,有些過了面試卻退出,以致平均只得兩、三位新生加入,新舊宿生合共只有10多人。其他一般教會的大學生宿舍,收生面對同樣的困境。


一直以來,金邊有些教會免費供應食宿,甚至發放學費及生活津貼給宿生;近年也有些教會致力提高宿舍的硬件設施,例如:無線網絡、小型房間、床舖衣櫃等;然而,一般教會宿舍遇到最大的競爭對手,乃是廉價的分租房間。因應金邊的社會經濟發展,市面上愈來愈多柬埔寨式的「劏房」落成,給外省來的勞工或學生租住。這些房間的環境不一定比教會提供的住宿地方好,但幾個相熟同鄉或學生湊錢分租房間,人均支出比教會收費稍高,卻勝在無拘無束,無須遵守宿舍規則或參加外來宗教(基督教)的聚會活動,選擇住在教會宿舍的學生自然減少。


事工定位

面對宿舍服務市場這些變化,金邊堂是否需要跟隨一些教會的做法,提供「全包制」服務給宿生?這個牽涉成本效益的問題。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教會可接觸的學生人數定必減少。假如宿舍改變政策,學生無須遵守教會或宿舍的生活紀律,必定產生很多管理問題。宿舍變成「廉價賓館」,還可以收到福音果效嗎?誠然,作為福音橋樑的社會服務,除了要滿足服務對象的實際需要,也要考慮牽涉的成本及資源,以及事工是否能有效地達至傳福音的目標,每個做法總有利弊得失,當中要取得平衡。近年柬埔寨同工也討論是否需將宿舍事工轉型,改為以服侍初職的青年為主;然而,職青的生活模式跟大學生不盡相同,教會的宿舍事工又該如何定位?這些方案仍有待進一步探索。


其實從家鄉前來金邊求學的大學生人數沒有減少,他們對住宿這個核心需要也一直存在,只因社會環境改變,宿舍服務出現了不同的競爭對手,在有選擇和比較之下,影響了他們對住宿條件的要求。誠然,做福音事工,除了祈禱之外,並沒有千年不變的絕世好「橋」,教會只能因時制宜,摸索出合適的方案。求主厚賜智慧給宣教團隊,為金邊的宿舍事工重新定位,既可緊貼社會的需要,也能收到理想的福音果效。

25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