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神使我們成團隊 / 李瑞麟

已更新:2023年4月18日


李瑞麟

泰國宣教士


保羅在羅馬書12章4至5節提及:「正如我們一個身子上有好些肢體,肢體也不都是一樣的用處。我們這許多人,在基督裡成為一身,互相聯絡作肢體,也是如此。」當我們信主時,我們就自動成為基督身體的一部分,但我們是否清楚了解神賜予我們各人的異象、崗位與角色?

我與泰籍同工紅傳道(Daeng)在泰國曼谷宣道會宣愛堂負責開荒植堂的工作,之前我倆互不認識,我在中國內地出生,而她在泰國。當我回看神怎樣帶領我與紅傳道在泰國工場成為團隊一起事奉時,便開始明白保羅在以弗所書3章7節談及,他對自己得着神賜予身份的發現:「我作了這福音的執事,是照神的恩賜,這恩賜是照他運行的大能賜給我的。」


分別信主.同被塑造

神行使大能,藉着不認識主的父母帶我移居香港,安排我升讀一間基督教中學,藉由一位已信主的同班同學邀請我參加宣道會大埔堂(母會)的團契活動。神又行使大能,栽培我的傳道人來母會服侍,預備我的生命,叫我深知自己是個罪人,在聽福音時信主。

另一邊廂,紅傳道當年也因着經濟的需要來到香港做家傭,每逢主日放假,神動員不同的小天使讓紅傳道有機會參與香港泰人恩福團契的英文班,又透過教會肢體的愛心服侍,令紅傳道更深體驗神的愛而信主。

信主後的我與紅傳道,當時對於上帝的計劃還是一無所知,也不清楚自己的異象。但現在回想起來,那段在母會成長的日子是相當重要的!神要透過教會的團契、主日崇拜、主日學或不同崗位的事奉,幫助我們成長,成為更合祂所用的器皿。


宣教伙伴.配搭事奉

當我與紅傳道在泰國工場一同事奉主,便看見神在過去訓練我們的成果。跨文化宣教最大的困難就是要運用工場當地語言,我是宣教新丁,泰語的表達能力還未相等於中文表達能力的水平,當泰文詞彙不夠用的時候,我便會以廣東話與紅傳道溝通;當紅傳道聽到我泰語的表達令泰國人聽不明白的時候,她就會自動加以修正或補充。這一點在我準備泰文講章時特別重要,雖然現在我們可以透過不同的軟件找到想要表達的詞彙,但這並不代表就能造出正確的句子。因此,能操雙語的紅傳道是我宣教的好伙伴!感謝神早於我出發到泰國工場之前,先差派紅傳道往香港學習廣東話。

我也是紅傳道事奉上的好伙伴。曼谷宣道會宣愛堂處於開荒階段,需要建立福音平台。我現在明白神安排我在中國內地出生和在香港任職老師的原因,就是為了預備我們現在能以教導普通話為福音平台,接觸社區。當一班家長帶着孩子來到教會參與中文班,我與太太會負責課程規劃及授課,紅傳道則負責家長的福音工作,相輔相成。

此外,在發展少年團契方面,年輕時已信主的我們,在帶組方向和技巧方面,會比年長後才信主的紅傳道稍為優勝,因為神讓我們年輕時已有機會擔任組長,累積和整合了很多聖經知識的教導方法,以致能本色化和有效地向這代的泰人傳福音,但我們很需要紅傳道給予身為泰人的意見。我們認為自己並不完美,未能獨當一面,但神安排我們在泰國工場成為團隊,互補不足,一同配搭事奉,十分可貴!


6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