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神國就是家園(三):服侍家園的委身/梁志雄

已更新:2023年4月17日



「你們腰裡要束上帶,燈也要點著,自己好像僕人等候主人從婚姻的筵席上回來。他來到,叩門,就立刻給他開門。主人來了,看見僕人警醒,那僕人就有福了。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必叫他們坐席,自己束上帶,進前伺候他們。」(路12:35-37)


在今天的香港,一般信徒都受社會文化影響,不知不覺以追求物質擁有或尋求生活保障為人生的方向,對於預備迎接耶穌的顯現,甚少放在心裡。若耶穌必定回來(或我們必要見祂),那麼,我們如何預備和交待我們的人生?


按筆者前文論說,[1] 我們要透過經文處境和隱喻來理解這個僕人的比喻。處境:路加先指出過度關注物質所帶來的問題(參路12:22-34),接着提出這個比喻。因此,這比喻必然提出關乎物慾主義的教訓(參路12:33-34)。隱喻:在當時代富有人家的家園,通常都有多個奴隸長期服侍,其中有一些主要負責家園事務。[2] 這個比喻是以神國就是神的家園為它的基本隱喻,富有家園的主人就是耶穌,家園的僕人就是門徒(即是對話中的「你們」),所以,這裡講論門徒要忠心服侍神國的家園。


(一)首先,在古代社會,那些僕人已經在白天工作了很久,可能已經十分疲倦,現在竟然深夜裡要穿著外衣(「腰裡要束上帶」),在當天晚上不可以睡覺,準備隨時行動,要整夜等候主人回來,這個任務實是一項艱難的挑戰。[3] 在路加寫作的時期,基督徒已很清楚持有等待主再來日子的信念,這裡家園的僕人「等候主人從婚姻的筵席上回來」正指到如何面對這個挑戰。這家園隱喻挑戰我們作門徒的人生,就是不論我們生活有甚麼困苦,在生活上總要有足夠預備和堅持,可以隨時採取應有服侍主的行動。


(二)在這個守夜的任務裡,僕人要把主人交代的工作妥善辦理,關鍵在於維持燈火和隨時開門,[4] 若這兩者沒有成功辦妥,就是失職的僕役,在當代將會受到主人的處罰。[5] 因這些僕人在崗位上堅持職守,所以,就蒙主人稱讚(「看見僕人警醒,那僕人就有福了」)。在古代世界,若能獲得主人的稱讚,那個僕人就會得到善待,可能因此在家園中地位獲提升(甚至獲自由),這是當時代所有僕人要追求的人生目標。[6] 所以,這裡隱喻就是在家園裡忠於職守的僕人好比忠心服侍神國的門徒。甚麼是忠心門徒?從路加的角度,忠心門徒掌握了耶穌的教訓:「因為,你們的財寶在哪裡,你們的心也在哪裡」(路12:34),這就是不計較付出任何代價,不以追求物質擁有或保障為念,專注完成耶穌明顯交託的服侍職責。


(三)這個比喻最奇怪的地方,就是那個主人竟然安排一個筵席給予那些忠心僕人,並親身招待他們作回報(參路12:37),在古代社會,這種情況應該不會發生。在耶穌的教訓裡已指出,在末日終點,神將設筵席招待敬畏和服侍祂的人(參路14:15-24),所以,耶穌編製出一個難以置信的故事,就是主人安排筵席和招待僕人,作為一個重要和凸顯的隱喻。在古代世界受服侍者地位高過服侍的人,因此,這隱喻指到耶穌再來的時候,祂要安排忠心的門徒坐在末日筵席中,[7] 並給予他們尊貴的身份。[8]


普世宣教的發展,不可能單靠差派宣教士來完成,更重要是各處地方教會的信徒,每一個人能承擔門徒的責任,在生活中履行耶穌的教訓,在社會作美好的見證。當然,忠心服侍的門徒,在世上都必經不同程度的困擾和阻礙,但若堅持到底,在主耶穌再來的時候,都蒙祂報答和稱讚。我們真要想一想,在我們的生活裡,我們有沒有清楚耶穌的託咐,有沒有為着擁有更多物質或成就而生活?有沒有專心履行祂的期望?

[1] 參《神國就是家園(一)——普世的擴展》(跨越第197期2021年1-3月)。註:「比喻」一詞指到一個虛構故事,內容以隱喻來傳遞一個跟聽眾相關的道理。在第二至四世紀,猶太教拉比著作中也有許多比喻,跟耶穌的比喻類同。 [2] Peter Garnsey, and Richard Saller, The Roman Empire: Economy, Society and Culture, Second ed. (London: Bloomsbury Academic, 2014), 152-164. Sabine R. Huebner, “Household Composition in the Ancient Mediterranean - What Do We Really Know?,” in A Companion to Families in the Greek and Roman Worlds, ed. Beryl Rawson (Chichester: John Wiley & Sons, Ltd., 2011), 77-88. [3] 主人出席婚禮,僕人根本就不知主人會於哪天晚上和甚麼時候才回來[Henri Daniel-Rops, Daily Life in the Time of Jesus, trans. Patrick O'Brian (Ann Arbor, Michigan: Servant Books, 1981), 121-125)。 [4] 古代晚上要使用多個油燈,才可以保持室內光亮。僕人要不斷觀察和在燈上加油,那些油燈才會保持發亮。 [5] 主人可以把奴隸降職作懲罰,使他生活更苦和無望(Peter Hunt, Ancient Greek and Roman Slavery, 1st ed. (Chichester: Wiley Blackwell, 2017), 147)。 [6] Giuseppe Dari-Mattiacci, “Slavery and Information,”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History 73, no. 1 (2013). 第一世紀主張主人多以獎勵鼓勵奴隸忠心服侍(包括明顯利益、更重要位置、獲經濟回報的職責、准許結婚、自由釋放)。參Henrik Mouritsen, The Freedman in the Roman World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1), 144-148。 [7] John T. Carroll, Luke: A Commentary, First edition. ed., The New Testament Library (Louisville, Kentucky: Westminster John Knox Press, 2012), 302, 解釋只有身份類同人士才會出席同一個筵席。 [8] 所以,在新約裡都用同樣觀念來形容耶穌和忠心的門徒。因耶穌忠於天父託付,完成救恩的使命,所以祂獲得榮耀、尊貴和權柄(參來2:9、3:3;提前1:17、6:16;彼後1:17;啟5:12-13)。忠心服侍者同樣得着榮耀(參林後8:23;腓2:29;提前5:17;彼前1:7)。忠心的使徒更成為神國的管治者(參路22:29-30)。這隱喻跟猶太教信念有關,因在末日終點審判後,神將會舉辦大筵席招待進入神國的人士(參路14:14)。Darrell L. Bock, Luke 9:51-24:53, Baker Exegetical Commentary on the New Testament, vol. 2 (Grand Rapids: Baker Academic, 1996), 1272.

3 次查看0 則留言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