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良人屬我,我也屬祂!/簡家傑


長宣回流,令我的人生刮起了一場風暴,幾乎將我連根拔起!


作為中年男士和獨生兒,要離開17年前線宣教的事奉崗位,回港照顧父母,是我人生中最痛苦及無奈的決定!在大學時期孕育的理想和使命彷彿幻滅了;在宣教工場事奉和自由無牽掛地生活的好日子也好像再會無期。我用了上半生的黃金歲月去宣教,現在人到中年返回老家,兩袖清風,要如何在香港這個生活指數頗高的城市中,度過人生的下半場兼照顧兩老?我頓然失去了人生的焦點、平衡和方向,陷入了谷底,內心充滿徬徨與不安![1] 看着父母和其他長輩的身體變化,更引發我對生老病死、被造目的、存在意義和價值等一連串深層世界觀(worldview)的問題;與此同時,我隱約擔心老來面對的處境:我既無妻兒,也無兄弟姊妹,將來誰來照顧我?難道為了防老而結婚生子嗎?那麼,我孩子的下半生又如何?中年危機、責任的改變、個人前途不明朗、自我身份的懷疑……隨着我從長宣回流,這些矛盾和挑戰一下子衝着我而來,叫我幾乎透不過氣,更激發我對那位造物者和掌管我人生的主宰發出咆哮,表達憤怒和不滿!我不斷地跟祂爭辯「人生自主權」,並追問祂「做人哪有幸福可言」?!


掌管人生主權的上帝

2020年,在新冠疫症肆虐下,難得我可以到靜修院作了3次共15天的靜修。4月初第一次靜修,一開始,上帝就透過導師選讀的經文(賽43:1-5),宣示祂對我人生的主權:「我就是創造你的、造成你的那位……你是屬我的(不是屬於任何人,甚或你自己)!」我驚訝祂擺明陣勢、一矢中的地回應我一直以來跟祂糾纏的爭辯。在禱告對話中,祂柔聲地說:「我會為你的人生負全責!」我回答祂:「是的,我知道。但求祢顧念我的感受!」[2]


相愛的情人

兩個月後,當我第二次靜修禱告時,上帝透過有關野地裡百合花的經文(太6:28-30),以及在我房間窗外那些色彩繽紛、形狀捲曲的葉子,[3] 再次提醒我──祂除了會為我的人生負全責外(不只是生存而已),還會給我雙倍的裝飾和體面!此外,上帝透過有關我和爸爸的夢境,叫我猛然醒覺──我和祂始終是相愛的,正如在夢裡我和爸爸於衝突中仍然痛惜對方。祂不單是我天上的爸爸,更像我的情人!這趟靜修之旅叫我重拾與上帝甜蜜的愛情,猶如一對老夫老妻於吵架後再度蜜月,進入了雅歌所描述「良人屬我,我也屬他」那種極度愉悅的狀態,而那些葉子就是祂給我的信物!這份久違了的幸福感,一直洋溢我心,大大舒緩了我對自主權的執著。


專注基督的果效

後來,上帝給我機會用了數個月來學習「默觀基督」的禱告方式,導師提醒我,禱告時需專注基督的心路歷程──祂自降生至被釘,都甘願放下自主權,選擇順服父神的旨意──而非糾纏在我的問題或掙扎上。當我第三次靜修時,導師給我總結並指出:無論上帝是我的爸爸,還是情人,都是一種本體性的關係,有別於過去我常說「上帝是全世界最好的老闆」那種事工性的主僕關係。這種關係的改變讓我感到輕省,教我對人生的看法不再一樣,助我找回自己的身份和價值。我無須再執著事工的得失,也無須做甚麼去爭取誰的認同,因為我體會到上帝已無條件地愛我,其他的東西都變得不再重要。


靜修,讓我專注在基督身上,從而擺脫自我中心帶來的枷鎖,平息了這場回流風暴。過去1年3次的體驗,上帝透過經文、禱告、大自然、夢境和導師的提醒,更新(renew)和重新界定(redefine)我與祂的關係,給我重拾幸福和重獲新生的感覺。我開始領會和享受造我的主賜我人生不同階段的責任和角色,並讓我隱約看見未來宣教事奉的新使命和方向。雖然現已事隔1年,但每當我遇上小挫折或擔心的事情時,便會回想起那些葉子和靜修時的得着,令我仍頗有信心面對未來的未知數,並願意繼續學習順服上帝主權的帶領……儘管我老來仍是單身,我信得過祂會顧念我,對我的人生負全責!


[1] 詳見另文〈原來退比進更難〉,《跨越》第184期,2017年11–12月,頁10–12。 [2] 詳見另文〈我在重尋人生方向中遇見神〉,《宣道會北角堂第46屆差傳年會特刊》,2020年9月,頁48–49。 [3] 螺旋葉變葉木。

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