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西馬蒲種堂堂主任按牧感言/陳世久




上帝奇妙的帶領

西馬宣道會第一間教會蒲種堂建立於1997年,在上帝奇妙的帶領之下,我和太太於1998年加入這間新建立的教會。雖然我們的背景是衛理公會,但是我們很快就投入教會。從開始到現在共25年,期間我們共經歷了一次擴堂(蒲種堂)、兩次建堂(忠主堂和揚恩堂)及一間鄉下教會(立卑基督教會)申請加入西馬宣道會(申請程序進行中),親眼看見神奇妙的作為!


2005年,我患上血癌並向上帝許願,求祂給我生命,讓我可以全時間地服侍祂。結果,上帝應允我的祈求。在骨髓移植後,我便去接受神學裝備,於2014年以傳道人的身份服侍祂。但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為一位牧師!


按牧刻不容緩

西馬宣道會現有上述3間堂會,目前沒有牧師,信徒都期望有牧師成為他們的屬靈領導人,主持禮儀等。教會要施行某些聖禮,需要邀請海外牧者前來主持,帶來不便,尤其是在新冠肺炎行動管制令期間,國境長久關閉,海外牧者一概不能來訪,舉行聖禮難上加難。雖然我覺得自己不配,但是接受按牧刻不容緩。


按牧的意義

我很認同曾立華牧師所說:「牧師職銜是指在按立牧師儀式中獲得屬靈權力、委託(如耶穌委託彼得牧養祂的羊),有特定權利和義務等級、任務和屬靈的祝福。」[1] 這讓我更加肯定我被按牧的深重屬靈意義,所要扮演的角色和肩負的責任,好讓教會可以真實的經歷神的同在。


按牧對我來說,也是一件興奮的事情,因為可以以一個不同的身份來服侍主,同時也是教會領袖和信眾,以及香港宣道差會對我過去服侍的一種肯定。


身為宣道會的牧師,我就要負起傳承和發揚宣道會精神的工作,教導信徒尊重宣道會屬靈傳統,並將其發揚光大。我要更加忠心地服侍主,靠着聖靈的能力過聖潔的生活,成為信徒的榜樣。一方面,我要擁有僕人的心態服侍人;另一方面,則要以屬靈的的權柄領導主的羊。


更換機器 VS 更新生命

我當過老師,也曾任職通訊和電腦工程師,在上帝奇妙的帶領之下,最後成了牧師。工程師處理的是機器和電腦,牧師處理的則是人,兩者天壤之別。機器壞了,不值得維修,棄之換新乃為常事;人出了問題,即使病入膏肓,也不能放棄,而是要陪伴到底,仰望上帝更新其生命。這樣的工作,深具挑戰性,憑一己之力,絕對無法完成。因此,我要效法基督,存心憐憫,靠着聖靈的力量去陪伴、關心和建立這些生命,同時學習仰望天父,做好自己的一部分,把結果交託給神。


稱職的牧者

我很認同曾立華牧師在其《教牧學導論》所言:「牧師的首要功能,就是宣講、扶助信徒和牧養輔導他們。」[2] 在一個病態的時代中,成為一個屬靈的領導者,需要堅信神的話,緊抓神的話,忠心宣講神的話,讓神的話成為建立我和其他人生命的根基。因此,在宣講神的話和牧養輔導信徒之間,我還是要以神的話為優先,如同曾牧師的提醒:「一生都要忠於宣講救恩的職責,才算得上是稱職的『牧者』!跟隨其後,才是輔導牧養之工。」[3]


只誇全是神恩

我可以被按立成為牧師,都是神的恩典,我只是一個不配的器皿。若不是神的拯救,讓我可以活到今天,我就甚麼都沒有;若不是神的呼召,教會和差會的肯定,我就甚麼也沒有;若不是太太和家人的支持,我就甚麼也沒有。一切都是神的恩典!


按牧後的任務

按牧後,我要靠着神的恩典,跟同工團隊和教會領袖同心配搭,繼續擴展西馬宣道會,承繼宣道會寶貴的屬靈傳統,建立生命,承擔使命,帶領更多的人歸信基督。為了教會長遠的發展,我需要開始栽培年輕一代的信徒,激勵他們回應呼召,成為教會的接班人。


另外,由於西馬宣道會除了目前的3間堂會外,未來將會有新的教會被建立或加入,故此成立西馬宣道會聯會實屬刻不容緩。這項工作也是我被按牧後,需要跟香港宣道差會配搭處理的重要工作之一。請讀者一起以禱告守望!


[1] 曾立華:《實用神學系列:教牧學導論》(香港:天道,2015),頁227。 [2] 曾立華:《實用神學系列:教牧學導論》,頁169。 [3] 曾立華,《實用神學系列:教牧學導論》,頁170。

18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