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陌生卻恩典足用/崔緯濤、袁清嫻



不經不覺,我們一家來到馬達加斯加(簡稱:「馬島」)工場事奉已經接近8個月了。雖然我們自從2013年開始,每年都來這裡醫療短宣,但感覺這裡仍然是一個陌生的地方。然而,過去8個月可總結為:困難愈大,恩典愈多!


兒子的「一公升眼淚」

記得3歲多的兒子Ocean在起初幾星期到新的幼稚園上學,每天都帶着「公升眼淚」(編者按:一本在1986年出版的日本文學作品之名稱,後被拍成日劇,曾於香港播放)。他是班裡唯一的華人,聽不懂和說不出法文;加上要離開從小到大照顧他的父母,實在難以適應!記得有好幾次,我們送他到課室之後,他嚎啕大哭,攬着媽媽的腳不讓她走。最終,班主任勉強將他與媽媽分開,抱他入班房。不過,他的哭聲仍然響遍全校!那時,我們在想:若果我們是他,或許也會哭得很淒涼!身處這個陌生的地方,有耳聽不懂,有口說不出,或許我們也會呼喊:「為甚麼我要落入這個光景呢?」


起初看見這個場景,我們想:來馬島事奉是我們夫婦向神的回應,又是我們二人的決定。但是,我們的孩子卻沒有一點參與決定的機會。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們便將他從香港的安舒區帶來這個陌生的地方,他頓時徹徹底底地失去一切在港家人的關愛,又失去了所有香港幼稚園熟悉的老師和朋友。面對不容易的調整,我們心裡所流的眼淚,或許不只1公升!


神揀選整個家庭

時間漸漸過去,我們經歷到當神呼召我們二人來服侍,其實同時也是對我們整個家庭的揀選。當我們在工場適應新階段時,神在生活和事奉中不斷陶造我們,擴闊我們的眼光;神又差派家人、工場同工、差會、教會、朋友等幫助我們適應;祂更無聲無息地供應我們下一代的需要。在Ocean上幼稚園後的兩、三個月,有一天,他的班主任跟我們說:「Ocean上課時已經沒有再哭了。」過了一段時間,她又主動跟我們說:「他已經能聽得明白老師的指示了。」又有一天,Ocean跟我們說:「我很喜愛返學,因為那裡有很多玩具車,又有『跑跑跑同學』陪我玩,又有……。」有一次,我們在教會忙着準備慶祝母親節的活動,Ocean便跟馬島青年同工Marco和教會的看更Robert玩。過了大半小時,他們分別跟我們說:「Ocean用法文跟我們說話啊!」


在工場新環境事奉,應付衣食住行和學習語言都花上很大力氣,靠着神的恩典,我們慢慢適應過來,也看見下一代按着神賜予他的步伐和方法去漸漸調整。我們深信,那份勇氣、堅持和力量的源頭,是來自一直顧念我們的神!神以足夠的恩典抹去了我們的1公升眼淚。


學習靠主剛強

雖然我們有醫療背景(編者按:護士和物理治療師),但面對孩子突然生病,有時仍會感到疑惑、擔心和慌張。有一次,Ocean無緣無故地發起燒來,斷斷續續的,跟他以往的情況很不一樣。另一次,他病了兩星期多,連續4、5天發燒,不論日間或晚間都不斷咳嗽,我們已經用了適切的藥物,但情況仍然差不多。過去在香港,他生病時,我們日間如常工作,由退休的家人在家裡協助照顧他;現在在工場,宣教同工各有崗位,忙個不停,但感謝神,他們因着愛心,仍竭盡所能地幫助我們。而我們夫婦二人,也努力學習如何一邊照顧患病的孩子,一邊事奉,尤其是要更有效率地工作,分配時間,彼此配搭。誠然,當我們盡了自己的本分,給予孩子最適切的照顧之餘,也要學習靠主堅強,操練對神的信心,經歷祂是一位憐憫人的神,相信祂會賜下足夠的恩典,讓我們在一次又一次的挑戰下,安然度過每一天。


馬島是個陌生和充滿未知的地方,當我們一家來到這裡,彷彿一切重新開始。雖然挑戰和困難不斷地出現,但我們同樣見到神的恩典充滿我們一家。在一波又一波的衝擊中,我們一次又一次地得着力量!



39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