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馬達加斯加的兩個演出/許樹寧


不知不覺,在馬達加斯加(馬島)生活了9個月,時間過得很快,排了3齣戲、做了5場演出、帶了幾次戲劇工作坊、寫了1個電影劇本、拍了幾條短片,還有很多創作的想法在心中。在馬島會遇到很多「奇怪」的社會情況,令人無奈又哭笑不得,有很多題材,又忙又好玩!雖然不捨,但無奈要走,返香港沉澱一下,修練一下自己的不足,又要搜集資源和籌集資金,下期再去努力!


馬島有一班熱血青年,很想與他們同行,土氣的說:「追夢」但又不想浪費他們的光陰,所以要加倍努力!他們很喜歡唱歌跳舞,拿着結他便走在一起大聲唱歌是常態,可惜少有機會接觸到戲劇藝術。


4個睡了的人

3月時,與4位演員集體創作Matory 4 Olona(中譯《4個睡了的人》),主題是生與死,結合了聖經中的人物(復活的拉撒路、無知的財主、耶穌死而復活)和生活中的我們,串連起50分鐘的演出。我們在外省安齊拉貝(Antsirabe )演出,利用教會禮堂變成臨時劇場,擺放一排排木凳,可坐50人。觀眾扶老攜幼,手持戲票在門外等候入場,進場後,有工作人員作出提示,演出期間不能在場內飲食,保持安靜,不要與別人談話,不能拍照(很多觀眾沒有手機)。對於從來沒有到過劇場看演出的他們,整個過程是嚴肅認真,他們從未經驗過。演員要面對演出過程不時有小孩的哭聲,有小孩走進演區,但無阻觀眾專注投入欣賞戲劇,内容引發他們反思生命,有很多觀眾沒想過「睡覺是有機會不會醒來」及「生與死」的問題;是次演出亦令當地教會牧師發現,戲劇原來可以用來傳福音。


保持社交距離

7月時,在首都安塔那那列佛(Antananarivo)完成了1個演出,用上3個月去排練,再用兩個星期搭建1個可以坐50人的黑盒劇場,演出3場名為Garder la distanciation sociale(中譯:《保持社交距離》)的演出,內容由新冠肺炎在馬島爆發作為創作的起點,再探討疫情帶給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以及人與國家和社會的距離。


在排練時,演員分享很多感受:疫情下親友染疫死亡;因為政府實施保持社交距離政策,所以不能與朋友常見面;有人失去工作,無錢生活。他們都大力批評政府無能腐敗和政策浪費時間。暢所欲言之後,我們便整理內容,設計場次畫面。10位演員,10張木凳,1個蘋果,1條鐵枝,1封信,跑跑跳跳完成70分鐘的演出。觀眾反應熱烈,對內容有共鳴且有反思,演員與觀眾之間有一種團結的感覺。


其實文化藝術在馬島可說是奢侈品,很多人生活艱難,每天要想辦法生存,哪有心情理會其他事情!但我仍然很想建立一個流動劇場巡迴演出,走到馬島的東南西北搭建起來,讓那些即使住在窮鄉僻壤的人,都可以有機會進入劇場看一次演出,在艱難的生活中帶一些鼓勵給他們,也讓演員利用劇場來表達他們心中所想,從生活裡抽取題材,透過創作反思生命。貧窮是他們的束縛,希望劇場讓他們感到自由,喜愛藝術中的自己,做自己心中的藝術,對我也是一樣。


1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